东非摄猎之旅

December 27, 2013  •  9 Comments

2013年1月,我去肯尼亚玩了11天,包括7天的野外摄猎。后来,每当我回忆那次东非摄猎之旅,我都会禁不住怀疑那是不是真的。因为,它太圆满了,不像真的。幸好拍了不少照片,它们会向我和世人证明:YES I WAS THERE!!!

 

安博塞利的清晨

1.与我一起同行的人

此次东非之旅,我有3个好朋友一起同行:Tom,Deming和Tong。他们在生物学和摄影方面都算得上专家水准。Tom是美国夏威夷人,来中国已有14年多,目前任教于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。他不仅摄影水平高超,还收集了许多最高端的摄影器材,并且乐于分享,直接促成了一次硕果累累的摄猎之旅。Deming自北京大学毕业后已经在肯尼亚国家博物馆工作了2年多,熟知当地自然人文地理,精心策划安排了此次行程的每一个细节,保证了一切顺利。Tong是北京大学本科在读生,高中时代曾经拿过国际生物奥林匹克竞赛世界冠军,知识非常广博。我很幸运成为团队中的一员。正是因为他们,这次非洲之旅是如此的圆满,一辈子仅此一次,绝对无法复制。

马赛马拉的树林里 东非大草原 安博塞利的晨光 头顶月光,背对乞力马扎罗山 纳瓦沙湖畔观鸟 在Kivu Resort (Tom拍摄)

国家博物馆的下午茶 拍摄中

 

 

内罗毕美女

2.非洲初印象

从北京出发,经阿联酋的阿布扎比机场中转,经过14个小时的飞行,飞机在当地时间1月19日下午2点抵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。从的士车窗往外看,这座城市的经济繁华程度大约相当于中国的一个县级市,市政规划较一般,到处是老旧房子。路特窄,车虽不多但交通却异常拥堵,司机们都不耐烦地按着喇叭。

在市区的Sirona宾馆安顿好,我开始在附近的肯尼亚国家博物馆转悠。我在那儿遇到很多当地的年轻人,和他们聊得很开心(英语是肯尼亚的官方语言)。后来,我还参观了内罗毕大学和孔子学院。在肯尼亚国家博物馆的公园里,我正专注于拍摄小蜥蜴(它们正趴在岩石上晒太阳),一位衣着时尚的当地姑娘路过,超我招手打招呼,并且摘掉眼镜摆出pose,让我给她拍照片。我当然不会拒绝。两个小男孩,在空地上反复练习着足球过人技巧。他们踢的足球是坏的,已经瘪了,被揉成一团。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兴趣。

受过高等教育的当地人,包含大学生和教授在内,普遍对中国的印象不错。他们大都认为,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,中国人是Superman,可以日夜开工马不停蹄。一位内罗毕大学的教授,在上海同济大学环境学院交流过2年,对中国的社会治安赞不绝口,“在上海,我可以天黑后一个人漫步街头,不用担心抢劫绑架。这在内罗毕绝不可能想象!你在这儿一定要小心。千万不要去×区,那一块尤其混乱。”

 

 

3.自然风光

比较让人印象深刻的风景大概有三类。一,开阔的稀树草原,食草动物点缀其间,时刻上演着最狂野的画面。二,位于赤道附近的非洲最高峰,乞力马扎罗山,山顶覆盖有终年积雪,远望极其壮观。三,裂谷地带形成的湖泊,各种水鸟嬉戏,岸上野牛成群。

纳库鲁湖

纳库鲁湖 东非大裂谷 非洲之巅,乞力马扎罗山

东非大草原经典印象 草原上的食草动物

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

乞力马扎罗山耸入云霄

 

 

悠闲漫步

4.“卖萌”的长颈鹿

长颈鹿因为身上没有生长着象牙和犀牛角之类的宝贝,所以不怎么被人类偷猎者盯上,在东非大草原很常见。它们吃草的样子很萌,细嚼慢咽,任何反应和动作都要慢半拍。

长颈鹿是“跆拳道高手”,四肢可以前后左右全方位击打,力量巨大无比。即便是成年狮子不小心被踢到,基本上这辈子再也不用捕猎了。骂人可以用“脑袋被驴踢了”,诅咒动物的话,建议说“脑袋被长颈鹿踢了”……

跪着的长颈鹿如果想站起来,大概需要花1分钟。因为它们的腿和脖子实在太长,很容易血压不够导致脑供血不足(有点类似于,人类蹲坐久了站起来,会短暂的两眼冒黑)。这种不方便造成它们睡眠时的逃生能力大打折扣,因而长颈鹿每天只睡2个小时。

侧面照

萌态 甩尾巴 两只长颈鹿 长脖子 脖子够长

 

 

警告 5.受惊的大象

野生环境下的大象普遍比较强壮健美,动物园里的则臃肿肥胖。

在非洲,大象曾是一个非常昌盛的物种。但是,由于猖獗的象牙贸易(中国的象牙需求尤为惊人),大象偷猎非常严重,导致数量剧减。从某种程度,中国的崛起意味着对非洲大象更为血腥的屠戮。

大象的寿命大约有80年,它们和人类一样有着惊人的记忆力,对于早年的各种痛苦经历记得很清楚。每当有人类靠近,它们会表现出超强的防范意识。在任何时候,无论是进食还是行进中,小象肯定会被包夹在象群中间。

成年非洲象无论雌雄都有象牙,亚洲象只有公象才有象牙。

正面照 早餐时间 洗泥巴澡 强壮

 

 

狮子王和他的领地

6.狮子王

狮子总是悠闲慵懒和镇定自若。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打扰,它们总是处变不惊。它们是草原的王,名副其实。

狮子捕猎的时间一般在夜间或拂晓,难以拍摄。由于是群居动物,狮子对满地都是的汤氏瞪羚并不太感兴趣。一头羚羊不够一家吃。狮子一般只对角马野牛等大型猎物感兴趣。但是,即便它们是捕猎高手,单次捕猎的成功率也不到1/3,而且往往会受伤。有时候甚至会被强壮的公野牛逼退。

在安博塞利的一个美丽清晨,我目睹狮子王和它的伴侣交配4次。它们可真是精力旺盛的家伙!祝福它们生一窝健康的小辛巴。

捕猎一般由母狮负责,雄狮主要负责巡护领地。一头雄狮只能统治狮群领地1-2年,抓紧这段时间延续基因,直到被一头更加年轻强壮的雄狮代替。

午休时间

雌狮

 

 

7.观鸟

来非洲之前,我大概只是亲眼见过麻雀、喜鹊、乌鸦、鸽子等若干种鸟类。来到非洲后,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“生物多样性”。

东非冠鹤

白腹鸨 鸵鸟 大白鹭

非洲秃鹳

 

 

8.生灵物语

小蜥蜴 汤氏瞪羚 猎豹 斑马 高角羚 为延续基因而战 河马 鳄鱼 狒狒 非洲水牛

 

 

9.住宿与饮食

住宿方面,在城里住宾馆,在野外住宿营地。无论是哪种,条件都很一般,卫生状况不大好,但价格很贵(宾馆三人间约人民币400元/晚)。蚊帐经常有破洞,蚊子特别生猛,让我特别担心感染上疟疾或艾滋。在野外宿营地,晚上经常会被外面的土狼嚎叫声惊醒,早上则无一例外地被树梢的鸟鸣声吵醒。另外,手机信号太差(我买了一个当地手机卡),城区有很多信号死角区,野外一般都没有信号。

饮食方面,我向来不挑,什么都吃。在非洲,我入乡随俗,吃肉类较多,蔬菜较少。正餐的肉类主要以牛肉和鸡肉为主,例如胡萝卜牛肉、土豆鸡块、烤鸡腿等等。早餐经常是面包搭配煎鸡蛋和肉肠。主食基本上是米饭,偶尔也有意大利面。

期间犯过一个错误。基于在中国的饮食习惯,我打到饭菜便开吃,从来没有留意餐桌上的盐盒。后来,在马赛马拉徒步时,我中暑了(幸好不是疟疾!),被人告知很可能是缘于盐分补充不足引发电解质不平衡造成。我这才反应过来:本地的厨师考虑到人们对食物的咸淡喜好各异,把菜做得很清淡,另有盐盒放置在餐桌上,让食客自行控制盐量。从那以后,我学会了,每次吃饭都会适当地洒盐。

即便我的胃口很不错,每顿都很能吃,但我还是拉了12天的肚子!没错,每天都在拉肚子有可能是水土不服引起的,也能是餐具或食物不洁。

安博塞利的宿营地

Kivu Resort 宿营帐蓬

牛肉,烤香蕉,长豆角,青菜,和米饭…… 土豆鸡块

 

 

来自中国的山寨武士 (摩西斯拍摄)

10.马赛武士

某个下午,在马赛马拉,徒步穿越一片森林,我中暑了。脸色苍白,全身乏力,时而呕吐(后来知道是食盐摄入太少),落在队伍最后,逐渐掉队。幸得当地牧民摩西斯的照顾,在树林休息数小时,天黑前顺利返回营地。

休息期间,我想和摩西斯聊天,但是摩西斯基本不会英语,只懂最简单的几个单词。我们的语言交流很困难。但是,我有办法,一图胜千言。我给他看我手机里的照片,介绍中国和我家人,再给他拍照片,再玩自拍,再教他用单反。他似乎很喜欢被拍照片,而且学拍照片也学得很快。他还专门把马赛袍子脱下,连同佩剑和木棍一起给我穿戴上,让他当起摄影师。我向他竖起大拇指!

大概从来没有见过智能手机,摩西斯对我的小米手机非常感兴趣,大屏幕,既能拍照片又能看照片还能打电话。得知我在中国喝不到新鲜牛奶(我没脸和他提三聚氰胺和三鹿之类…),摩西斯提出,用他家的一头牛来换我的小米手机。他很有诚意,给出的价格够我在当地把牛卖掉后回中国买2个崭新小米手机。只可惜我接下来几天不能没有通信工具,不然我肯定和他成交了!

日落西山,返回营地途中,树林深处传来饥饿土狼的嚎叫。我们不由地加快了脚步。

我的马赛族朋友,摩西斯 我和摩西斯,小米手机自拍

 

 

我在东非大草原 (Deming拍摄)

11.在路上

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。东非大草原,我来过了。

你好,非洲

在安博塞利 (Tom拍摄) 给力! (Tom拍摄) 嘿嘿 (Tom拍摄) 一只椋鸟就在我身旁 (Tom拍摄)

奔驰在东非大草原

 


Comments

9.Tian
人都应该出去看看,否则会以为全世界都是自己所处地方的样子
8.yan(non-registered)
非常酷的照片游记!祝2014更成功
7.cxp(non-registered)
赞!
6.苏苏(non-registered)
页面酷毙了~赞~~~~~~~~~~~~~~~~
5.Jiangyu(non-registered)
祝您下个月新婚快乐!O(∩_∩)O
No comments posted.
Loading...